菲諾兒

最愛做白日夢,更喜歡發呆
目前最愛動漫文豪野犬,喜愛cp芥敦,太敦,中敦,雙黑,社亂

【芥敦】天使在身邊(3)

我來更新了~

上一章<2>


<3>


早晨的陽光投射進睡房內,告知了新一天的來臨。擱在床頭櫃的鬧鐘配合似的響起,打斷了芥川的好眠。絕少賴床的他把鬧鐘按停後罕有地轉過身,拉了拉身上的被子重新閉上眼。再多睡五分鐘也不要緊吧,他想。昨晚他可是被折騰得一夜無眠呢!


好一會後芥川頂著大大的黑眼圈掙扎著起了床,環視了熟悉的房間一眼,木製的書桌上的電腦,書桌上方的書架上整齊排列的參考書,有幾本被他隨意的擱在電腦旁。黑色的球棒靜靜地躺在書桌旁邊。彷彿昨晚的一切從未發生,當然他希望真的從未發生。


芥川這麼想著,不經意地看了眼床頭的鬧鐘,隨即在心裏罵了句髒話。他居然完全忘了自己要上課!他飛快地轉身讓雙腳落地準備下床,卻差點被某個柔軟的東西絆倒,耳邊還響起某人的慘叫聲。


「哇啊!好痛!」


身穿白色長袍,背上長著一雙巨大翅膀的白髮少年邊叫著邊爬起來,清秀的臉因為疼痛而扭曲起來。


……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裏?我甚麼時候讓他進來了?


芥川黑著一張臉盯著地上的敦,努力回憶昨晚發生的事。


原本他沒打算理會敦,他只答應過太宰治讓敦留下。不對實際上他根本完全沒有任何反抗的餘地就被迫與這違反自然的傢伙共處一室。既然如此他完全沒必要理會他,就讓他自生自滅好了。就這樣把敦一個人丟在客廳,自己回到房間,他的報告可是一點進度也沒有!


當他坐回電腦前繼續為報告而努力時,他發現自己很不對勁。明明不斷讓自己集中精神,然而他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裏。看著參考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腦海中居然浮現起那雙滿是委屈的紫金色眼眸。


「啪!」芥川用力敲打了桌面一下。可惡!這樣下去根本做不好任何事!我到底怎麼一回事?


最後芥川還是認命地回到樓下,看到白髮少年可憐兮兮地伸出手站在原地一臉不知所措,自問毫無愛心的他居然感到一絲不捨。


好像有點過分呢……


「喂。」


敦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到芥川站在樓梯口木無表情的看著自己。


「跟我來。」依舊是冷冰冰的語氣。


「可……可是……」敦有些猶豫,剛剛明明還一副不想理我的樣子啊。現在怎麼變的那麼快?該不會……不行不行!怎麼可以這樣懷疑別人呢。看到敦猶豫的樣子,原本心情就不好的芥川實在忍不住了,「不然你想在哪裡站一輩子嗎!」依舊是冷漠的語調,只是這回多了一絲怒意。


「是……是!這就過來。」敦似乎被嚇到了,急忙邁起腳步連跑帶跳地走到芥川面前,還因為走得太急差點被自己的長袍絆倒。


……對,是我自己把他放進來的。本來想讓他住在太宰先生以前的房間,沒想到裏面亂成一團,雜物堆放得到處都是,幾乎沒有走動的空間,更不用說睡的地方了。


到最後他搬來了軟墊,讓敦先待在自己的房間,打算到了明天再說。


手機這時響起收到訊息的提示聲響,芥川猛然想起自己還有比應付蠢天使更重要的事情。要是在磨蹭下去他的不遲到紀錄就要被打破了。


「別礙事!」他發洩似的狠狠瞪了一眼仍在呼呼叫痛的敦,慌忙衝出房間準備出門。


敦坐在地上的軟墊,盯著房門發了好一會呆,對於剛才芥川的舉動感到莫名其妙又有些委屈。除了不小心掉進他的院子,壓壞了盆栽,我可是甚麼都沒做過啊他那態度是甚麼意思!不過想到自己的傷復原前還得依賴那個人,他只好把心裏的情緒暫時壓下去。


只不過總不能這樣下去吧,總得找個方法讓芥川不那麼討厭他。可是該怎麼辦呢?善良的天使少年苦惱地想著。


真是糟糕的一天。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芥川拖著疲憊的身軀離開大學校園。昨晚為了敦折騰了大半個晚上,剩下的時間都花在報告上,好不容易終於完成了報告,已經鬧到快天亮了。此刻只想回家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他只睡了不到兩個小時啊!


他平常喜歡在下課後到圖書館看書,那寧靜的環境是個絕佳的閱讀環境,更喜愛圖書館裏那濃厚的閱讀氣氛,總能在那裡待上好一陣子。但他現在實在太睏了,就連平常最愛的事情也提不起勁來,可想而知他有多累。


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家,芥川這才想起昨晚弄得一片狼藉的後院還沒整理。更重要的是家裏還有一個大麻煩!原本已經稍微緩和的頭痛又來了。


要是晚了也許會很難清理,他穿過敞大的客廳,走到通往後院的玻璃門前,卻看到了讓他驚訝的一幕了。


只見白髮少年正努力清理院子草坪上的泥土,敦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一個大膠袋子,而且居然直接用手抓起散落地上的泥巴丟到膠袋裏面。讓他雪白的長袍,雙手和臉上都沾滿了泥土。即使已經滿頭大汗,少年卻是笑著的,而且笑得十分燦爛。看著這樣的敦,芥川竟覺得滿心溫暖,也漸漸覺得沒那麼累了,敦的笑容像是有療癒作用。


「啊!你回來了!」敦不經意地轉過頭,發現了站在那邊注視自己的芥川後嚇得叫了出來。「對……對不起!我只是想……昨晚我毀了你的後院,所以我應該幫你收拾好,沒想到,弄了老半天還沒好……我不知道原來這麼難清理……真的很對不起。」


笨蛋,你這樣清理肯定幾天幾夜也弄不完。芥川看著滿地的泥巴在心裏想著。不過看到敦的笑容居然甚麼也說不出來。


要是說出來,這笑容就會消失了吧。


「……不。那,那個,謝……謝謝,辛……苦了。」芥川老半天才說得出這句話。他從未想過自己會對敦道謝,畢竟他剛才還在怪人家害他一夜無眠呢。


敦做夢也沒想過這冷漠不友善的少年居然會跟自己道謝,他還以為會被指責越幫越忙呢!敦漸漸覺得自己的臉發燙起來,這可是從未有過的。這到底是甚麼感覺?


敦下意識地制止自己再想下去,他蹲下身裝作要把盆栽的碎片撿起,想找某件事來做分散自己的注意力,驅散那異樣的感覺。卻換來芥川一聲大哮「不要撿!」聲音大得連他自己也嚇了一跳,敦更是嚇呆了。還沒反應過來前芥川黑著臉衝向他,在他他的手就被芥川抓了起來。


「白癡!你沒看到那碎片有多鋒利嗎?居然想直接拿起?你是有多想被割傷!真是蠢天使!」芥川的臉上竟然流露出關心與緊張,敦也有些被嚇到了。手被芥川的溫度包圍著,好冷的手啊,他想。芥川的聲音漸漸變得遙遠,紫金色的眼眸看著芥川修長的手指出了神。


「還好沒被割傷……喂你怎麼不說話……」芥川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居然抓著人家的手,飛快放開了敦的手,逃避似地背向敦試圖掩飾紅得不像話的臉。


「謝……謝謝,我……我沒注意到……」敦同樣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說甚麼打破著尷尬的氣氛。芥川沒有給予任何回應,好一會他才回過頭,看著依舊一臉不知所措的敦,以及他滿身的泥巴,「我去給你找件衣服。」說著轉身回到屋內,留下一臉懵逼的敦。


這個人是怎麼回事?真是喜怒無常!以後到底要怎麼相處啊!白髮少年再度欲哭無淚。


回到房間的芥川撲倒在床上,盯著剛剛抓住敦的手看得出神,掌心彷彿殘留著敦的手的溫度。


我到底怎麼回事?我不是應該討厭他的嗎?可是,我為甚麼會那麼怕他受傷?


芥川把頭埋進柔軟的枕頭,逃避似的不願再去想了。

-----------------

到最後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甚麼了...最近狀態很差好像甚麼都寫不好...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菲諾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