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諾兒

最愛做白日夢,更喜歡發呆
目前最愛動漫文豪野犬,喜愛cp芥敦,太敦,中敦,雙黑,社亂

【太敦】music of the night

這是我想寫很久的歌劇魅影梗,ooc極端嚴重,劇情十分亂來又私心滿滿請見諒

主太敦,微中敦

也許會有後續,就看看有沒有人想看吧(速逃

很匆忙寫出來的一篇所以劇情有點混亂很抱歉…

那麼下面發文

-----------

現在已經是夜深,歌劇院裏的演出早已經完滿結束,觀眾甚至演出者早已經離去,寬敞的劇院中空無一人,安靜得連一顆針掉在地上也能清楚聽見。劇院沒有太多照明,只靠幾盞油燈照明,有些昏暗的環境加上過分的安靜為劇院添上一份詭異。

這時某人的腳步聲打斷了這份寧靜,一名少年隨著腳步聲出現在舞台上,少年看上去不到十八歲,一頭白髮和紫金色的眼睛十分引人注目。走到舞台中央的位置後就站在那裡,只是看著台下的觀眾席出神。

剛才他們就是站在這裡演出呢,台下的觀眾都看得如癡如醉,結束時掌聲如雷,證明他們十分滿意這次的演出呢。

好羨慕。

少年突然嘆了一口氣,看著台下的目光變得有些哀傷。

他一直沒有跟任何人提過,他其實很憧憬舞台。站在舞台上高歌,接受大家的掌聲與讚嘆,真的好想好想感受一下,那怕只有一次。

不過,我這身分,不可能。

少年再度嘆了一口氣。

他的夢想,終究只是一個夢。

那麼,請容許他在這個沒有觀眾的舞台上想像一下那個情境吧。

回想著今夜曲目的旋律,少年努力哼唱出歌曲,觀眾席在他眼中由空無一人變成座無虛席。所有人都把眼光放在他身上,他們在聽我的歌。我得更努力才行!受到自己的鼓勵,本來只是低聲哼唱,到現在毫無顧忌的放聲高歌。深夜的歌劇院除了他不會有其他人,他不用怕影響到別人。

到了某個段落,他記得劇情安排主唱者需要走到舞台的另一邊,於是他邁出腳步,準備隨著劇情走動時,腳下卻不知被甚麼絆倒,少年大叫著向前撲倒,打斷了他內心的小劇場,少年呼呼叫痛的撫著膝蓋變暗罵自己的愚蠢,這時……

「嘻……」

是誰?

紫金色的眼睛警覺地四處張望,歌劇院裏除了應該沒有人才對啊……剛剛的是甚麼?我聽錯了?不可能,那分明是某人的笑聲!

還是說,不是……人?

少年顫抖地想起了之前歌劇院中的傳聞。聽說有某個貴族子弟某夜在劇院中自殺了,一直陰魂不散……

不不不不不不不!

少年努力勸說自己不要胡思亂想,偏偏這時候卻捕捉到後台位置似乎有個黑影快速走過。

……好吧好吧我相信了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在深夜打擾你請不要傷害我我沒惡意的!

少年渾身發抖,緊閉眼睛抱著頭不敢在東張西望。空氣安靜了好幾分鐘,就在少年以為已經安全時身後卻響起了腳步聲。

……嗚嗚不要過來啊我很快就會離開不要過來啊!

太遲了,那人很快走近了他,一隻手掌用力拍在他的肩膀上。

「敦!」

「哇啊啊啊啊啊!」

「你在叫甚麼!這麼晚了你在舞台上做甚麼!」

被喚作敦的少年聽見了熟悉的聲音,慢慢地張開了眼睛,站在眼前一臉疑惑又擔憂地看著他的是一名橘髮青年。

「嘶!好痛啊……」

「忍著點!這麼大的人了怎麼還是這麼不小心!」

橘髮青年嘴裏罵著,但手上替敦清理傷口的動作明顯放輕了點。

「對不起,中也先生。」敦回應,不再說話靜靜地讓青年替自己包紮。

一陣沉默後,橘髮青年—中原中也開口了。

「你是說,舞台上有鬼?」

「是!我看到了。」

敦肯定的回應,似乎有點還沒從剛才的驚慌中完全恢復過來。中原中也沉默了好一會,突然大笑起來嚇了敦一跳。

「做……做甚麼啦我是說真的!」敦不滿地抗議。

「好啦好啦對不起。」中也笑著,伸手輕拍敦的頭。「別胡思亂想了,世界上沒有那種東西。」

可是……我真得看見了呀……

敦在心裡說著,但他選擇不說出來,他知道無論自己再怎麼解釋中也先生也總有辦法反駁他。

還是算了吧。以後都不要在接近那裏了。果然,我還是跟舞台無緣。

「我得回去了,你沒甚麼事的話早點休息。明天有得忙了。」中也再度拍了拍敦的頭說道。「別再亂想了,沒事的。」他再度強調。

中也離開後敦沒有立刻睡下,他環視了自己的小房間。

他一直有個秘密,其實他是這座歌劇院前任主人的私生子。母親在他五歲那年去世,親生父親不願理會他,他被送到孤兒院,在那裏過了一段黑暗的日子。直到五年前父親去世,異母的兄長中原中也整理父親的遺物時無意中發現了他的存在,才把他從那地獄般的地方拯救出來。

中也本來想把他接回家與他一起生活,但敦看到中也母親厭惡的眼神後拒絕了。就算有疼愛的的中也在,他仍覺得那會是另一個地獄。

最後在敦的堅持下中也才同意讓他在他們家的歌劇院裏留宿,他才能夠擁有這樣的一個小天地,也因如此他接觸到了歌劇,有了對歌劇的憧憬。其實要是跟中也先生說的話他一定會替自己想辦法實現夢想,但敦不願意,他不希望為中也帶來任何麻煩。

算了,還是去睡吧。

夜更深了,敦一直睡不好,某處中有個目光一直看著自己。

該不會,剛才的幽靈跟過來了吧?因為我打擾了他?

這時床上多了某個重量,敦心下一沉,緊閉眼睛希望這只是個夢。很可惜不是,一直粗糙而有些冰涼的手放到他外露在被子上的手。

……我怎麼忘了把手收回來啊!少年絕望地想。

「醒醒。」

某人說話了。那是一個十分好聽的聲音,完全跟敦印象中的幽靈不同。讓敦情不自禁地張開了眼睛。

眼前是一個一身黑衣的棕髮青年,手上的粗糙感來自他身上纏著繃帶,他的一邊臉也纏上了繃帶,但那也無損他的俊美。他點亮了敦房間裏的油燈,坐在床邊微笑看著他。

「我是太宰治。這是第一次正式跟敦君見面呢。」

繃帶青年見敦醒了,笑著向他介紹自己。

「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敦問。

「我知道很多事情啊。我知道你住在這裏,我知道你是中也的弟弟,還有,我知道你喜歡歌劇。」

「……所以,你真的是……」

「幽靈」兩個字卡在敦的喉嚨不敢說出來。

太宰並沒有回答敦的提問,起身湊近了敦,敦被嚇了一跳,不自覺往後退了一下,背靠在牆上。

「我,可以幫助敦君啊。」

「啊?」

敦以為自己聽錯了,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沒說謊啊。我可以幫助喜歡歌劇的敦君。」

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太宰笑著強調。

「真的……嗎?」

「我不會騙敦君。不過……」

太宰忽然沉默了。敦不解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太宰才開口。

「我幫助了敦君,敦君會怎麼報答我呢?」

太宰說著,伸手握住了敦的手,敦顯然反應不過來,只能呆呆地盯著太宰。

「敦君以後都聽我的好不好?」

太宰的話低沉而溫柔,就像是惡魔低語一般。誘惑著敦去接近他。

這句話,為某個故事揭開了序幕,將兩個人的命運線從此連在了一起。

评论 ( 4 )
热度 ( 19 )

© 菲諾兒 | Powered by LOFTER